雨啊!
下吧!
盡情的下吧!
 
聽到乍下的雨聲                                 (突然想唸起張雨生了)
不知在基隆雨港出生的朋友們
是否感覺和我一樣愉悅
小時候
每天穿雨衣上學
回到家之前
雨鞋裡的襪子早就泡透在到了不知幾遍的鞋水中發味
 
愛亂講話的人會有報應喔
故意陷害別人的人會有報應唷
但不管怎樣這一切都比不上遇到小人
的情況悽慘
一個阿婆這樣說
那小人呢
小人如果這麼壞
為什麼還讓他存在
阿婆說
你怎麼知道誰是小人
你怎麼知道你自己會不會是別人的小人
喔是這樣子ㄚ
 
一顆蘋果被刀搓幾下
才會爛到面目全非呢
要步就直接丟到果汁機裡榨一下
變成好喝的蘋果汁
 
一顆心
可以射進多少隻箭
射穿了
一隻都留不在上面
有那麼慘嗎
會不會太誇張啦
 
人生嘛
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沒事的
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這樣
每個人都很辛苦很努力的在活著
就是這樣而已
 
回想起在外婆家的那一段時間
一個特別的地名
台灣有東西南北中
但她最貧瘠
又地層下陷
 
下雨的季節裡
鄰居小孩總愛一起去田裡
抓蝸牛賣給蒐集的叔叔和阿姨
那道昂貴的法國菜
就是這樣來的
抓到大隻的賺5塊
小隻的賺三塊
 
外婆家的三合院空地還在
對面有馬路有小河有座橋有間廟
空地前有許多美好的回憶
童年的純真
表兄弟姐妹鄰居一起玩耍的快樂無邪
 
下雨的時候
天很涼
下雨的時候
總愛往外跑
因為有很多漂亮的景色
平常看不到
 
小河裡的布袋蓮擠滿了整座橋
花都開了
開的很漂亮
那時候沒有雨傘
享受淋雨的暢快感
人也是大自然裡的一部份
也需要從天而來的雨澆灌
仰著臉
讓雨滴輕輕打在臉上的詩意
已經停留在那時刻片段
 
我是一個複雜的綜合體
外婆很傳統
初一十五吃早齋
逢年過節就拜拜
一手辛苦拉拔我們長大
求學期間又認識主
在職後離開教會一段時間
乾媽又是修行人
老爸在的時候又常說萬教歸宗
友人的媽也說只要是保護你
照顧你給你力量幫助你的
都是好神

所以真正的信仰
是要你自己用生命去體驗
而不是只是聽別人說
看書上寫
神的廣大奧妙
不應只是局限在某種信仰或團體裡面
 
真正有過與神對話的經歷
也只有18歲那一年
反而受浸過所謂的召會生活之後
那個對談的聲音逐漸不見
 
任何一個團體
為了維護自身利益
為了傳承延續
至終會有一些人
扮演者聖經上12使徒的故事角色
你曾背叛人嗎
你曾不認人嗎
你曾出賣人嗎
或許曾
或許還未曾
 
每種信仰都有他的益處和缺點吧
就像人一樣不完美
神呢
神也有出錯的時候吧
但當然因為是神
所以人要敬虔
不然要你學的功課還很多
她會幫妳也會要你自己去經歷
但終究人和神都是輔助
生命個體還是要自己努力
 
雨下下來
洗淨大地
又回到海裡
再飄到天去
一個循環
一個新
 
結束是另一個開始
這是我把第一任男友用的台詞
好好照顧自己
是個台詞的結束
 
很受傷
泡在溫水池裡
說完我的故事之後
他發現
這世界上怎麼還有人的故事經驗
比他悽慘
學游泳是第二任男友把我的藉口
結束在到此為止這句話
 
人生不過就是這樣
過程中的波瀾起伏
讓生命更精采
 
老爸總愛在颱風天時
帶我們去和平島
站在岩塊上
看瘋狗浪
小時候看浪不是浪
長大看浪更不一樣
 
雨啊
下吧
盡情的下吧
 
風啊
刮吧
盡情的刮吧
 
想起外婆帶者我們再颱風天搬著一娃娃車的鍋碗瓢盆到新厝
想起在基隆時幾坪大的家裡沒有門窗的颱風夜
想起在陽明山上颱風過境後的大掃除
好有味道
好有味道
 
人生早就差點停在18那年
有幸撐到今天
再多一點風雨
又何妨呢
堅持從小的家教又何妨呢
是誰說人出社會一定要被社會化呢
是誰一直要我們保持一顆單純的心相信人呢
讓大家在社會化的過程裡彼此互相受傷成長
 
老爸說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阿嬤說
你信什麼都沒關係
要專一虔誠
媽媽說
能自己幫自己洗澡
最好
會吃就會煮
大舅舅說
驚什麼
大舅媽說
別人欺負妳
不要笨笨的給別人欺負
 
累了
想休息了
吹吹風
踏踏青
看看天空
吸吸氣
 
在飛機上
一切都那麼的
微不足道
天空變化多漂亮
 
18那一年
很多事沒感覺
感覺很多事
沒什麼好計較
 
過了那一年
之後的這幾年
又忘記了許多事
沒什麼好計較
 
現在
終於再度找回那種
很多事沒感覺
沒什麼好計較
感覺真好
感覺真好
 
做你該做的事
做你喜歡想做的事
不管別人怎麼看妳
不管已過如何如何
不管將來怎樣怎樣
禮物那本書很好
 
無形中得到的
比有形中失去的
更多更多
手放開
這首歌李聖傑唱得很好聽
 
放開手
是一種解脫
換回自由
張開雙手
比握住
來得
輕鬆
來得
愉快
和自在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不要問我是哪裡人
過程中發生什麼故事
這些你沒有也不一定有機會有
這些是上天給我的寶貝
對我的眷顧
給一個沒有任何背景後台的我
的禮物
 
我的寶貝寶貝
給我很多讚美
我的寶貝寶貝
帶我越過許多山川峻嶺
走過小溪深谷
沒有人知道
在我裡面的河谷
被川打
有多深
從哪裡切入
又從哪裡流出
生命的河流
遠比你所認識我的表面還深還深
每一次的沖刷
都是一次的洗滌
一切都是我的肥料養份而已
 
只想
陪媽媽走走而已
只想
大口吸氣吐氣而已
曬太陽
淋雨
 
 
 
 
 
 
 
 
創作者介紹

愛的力量部落格

愛的力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