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我在特教班的日子
畢業後,到了在壽山國中實習的那一年,我很感謝一直有一個很好的榜樣,從我大一時,就讓我看見,她對特教班的孩子們的愛。有時,我自己也會懷疑:我以前應該也算是特教班的孩子?因為,我總是在情緒上遭遇到難題!也因此,讓我有機會去察覺,跟情緒障礙有關的特質。
特教老師的辛苦,真的是很不容易!因為,遇到通達明理的好家長,她們總能深入了解知道老師和孩子的互動,不會因為一時,或片面的看見、聽見,就去斷定老師的表現好壞!而讓用心的老師對教育她的孩子感到失落而退卻。
我只能說:因為我還有本科所學的專長,而這些專長也很適合拿來訓練教育這些孩子,但當我的用心被家長、同事或主管抹滅的時候,我也會任性的想選擇:我不想繼續教特教班的孩子了!因為,不教特教,我還可以教藝文、綜合或美工、廣告設計等。
但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在台灣,特教和輔導的師資總是有缺?其實,師資應該不是不夠!而是,台灣的教育環境和家長的觀念及態度,夠不夠能有足夠的力量去支持一位在現場的特教老師去上課!
我只能說:有心能在特教班待得久的老師們,他們有著過人的愛心和耐心!請家長要多多體諒!也請對隨班原班上課的老師,多一點同理心。因為光是特教班,就需要一隊醫或一對三的人力去照顧孩子了,一旦進入原班,老師要照顧到一班二三十個人的教學情況,那挑戰性,就遠遠高過於帶一兩個孩子了!
我想,前幾年,我是真的在特教的環境受傷了!
其實,我很喜歡實習時,隨特教班教孩子們生活和藝文及簡單的實用數學能力!之後有機會到桃園農工綜合職能科擔任專任教師。其實,這些孩子很單純、可愛、沒有心機!上課也十分認真,我真的任教十分愉快!
在貢寮國中的時期,也任教特教班的國文。當然,我十分願意坦承自己非本科,在教學上我也盡力的去參加研習。但我想說的是,如果已經沒有人願意或想教的班級和孩子,是否能多一點體諒和同理,以和緩有禮貌的口氣去指導非本科專業的師資進行教學觀摩和練習?這樣大家也會比較和善一點,也布置於讓一位原本有心願意教的老師心理受傷!
之外,我們也很害怕遇到一種家長,只就孩子的片面之詞,就否定了老師的一切!還在校外遇見老師以質問的口氣,跟老師在公共場合大聲責怪、質疑。我們心裡面會很難過的OS:算了!枉費我對您的孩子一番用心!那就冷處理了。這些話,或許不被多數人認同。但我會自省,如果我的孩子到了學校,不能好好上課,成為大家的困擾,我會試著想辦法主動請教老師,我們可以怎樣配合幫助孩子都有好的受教權益?而不是傷了老師的心。
大家知道嗎?其實,老師的心是最軟的!沒有一個當老師的人願意去跟孩子計較、生氣。但總是要盡管教之責!古人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們也是這樣在照顧別人的孩子,總會想:要是我兒子在學校,也這樣時,那我可以怎麼做?
教育的對象,並不限於教育孩子,很多大人、老師、家長,其實都還要再進修、再學習。因為,我們都不是在當老師之前,就是老師。也不是在當妻子和丈夫之前,就知道如何當妻子和丈夫。總是,在生了孩子,才開始學習怎樣為人父母!
因為,在我們扮演人生中各種角色之前,其實,我們也只是個孩子!今日監考,最感動我的一本書、一篇文章,林良、字子敏的著作之一:認識自己!有興趣的同學、家長和老師們,真的可以花點時間好好享受一下!找回自己的童年時期中的那份童真!它,真的是我們人生中的一盞明燈。無怪聖經也說:妳們要回轉像嬰孩一樣!願大家喜樂!

創作者介紹

愛的力量部落格

愛的力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